陈雪华说:“我从创业到今天,每时每刻都是拧紧了发条,没有轻松过一天,总是战战兢兢地提醒自己,生怕企业发展有什么变数。每天努力还要努力。”

他出生在浙江桐乡,小时候家境贫困,初中毕业就辍学开始卖豆芽,挣钱养家。

但在2021年4月,他却以101亿元身家,跻身福布斯全球富豪榜。

他从穷小子到工人,最后却奋斗成钴业领军人物,到底凭啥?

01

1961年,陈雪华出生在浙江桐乡,从他记事起,家里就很穷,而且他们家成分还不好。

所以哪怕上学课间10分钟,都要去帮忙割草。可即使这,样等到15岁,家里再也拿不出钱供他读书,不得已只能辍学,干活补贴家用。

因为年纪太小,一开始只能在家种地干农活,但种田毕竟收入有限,他开始尝试各种副业。

先后在家里养鸡、养鸭、养长毛兔,但一段时间后,他发现养殖行业需要技术,难度比较高。随后他又捣鼓起豆芽生意,因为做豆芽成本低。

他每天晚上培育,为了让豆芽看起来更白、更胖,夜里必须起来好几次补水。然后天不亮,就骑车驮着两大筐豆芽,去八九公里外的镇上卖。因为他的豆芽很饱满,每次都是第1个卖完,渐渐也有了口碑。

到了19岁这一年,他开始到村办永丰化工厂上班。但豆芽的生意还是舍不得没放下,每天起早贪黑,晚上培育,赶早去卖,卖完再赶紧去工厂上班。

陈雪华后来回忆说:“尽管当时很辛苦,但是很充实、很快乐,而且也增加了很多收入。”

从15岁到25岁,是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,而卖豆芽使他养成了“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到最好”的性格启示。这也他后来成为钴业大佬,夯实了基础。

02

从1980年进入永丰化工厂,他整整待了13年,先后干过化验员、采购员、销售员、经营副厂长。这段工作经历,既让他掌握了许多化工知识,也培养了他对金属材料行业的敏锐洞察力。

当时厂里生产的金属,主要是硫酸铜和氧化镍。等到1993年,村办化工厂因为经营不善,宣告倒闭。而一直有创业想法的陈雪华,也终于下定决心要投资办厂了。经过多方奔走,筹集资金,他创建了桐乡华兴化工实业有限公司。创业之初,厂里只有几间瓦房和几口大锅。

之所以还选择化工行业,一是有丰富的从业经历,二是行业前景很好,最开始还是做他最熟悉的氧化镍。而他卖豆芽养成的性格“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做到最好”,就促使他把华兴做大做强。花了6年的时间,他把氧化镍的产品,做到了行业龙头,当时每个月都要出出口到美国。

到了1999年,氧化镍的产业已经稳定,在给供货的过程中,他发现客户除了使用氧化镍,还会使用一小部分氧化钴。他开始研究氧化钴的产业,结果发现市场前景比氧化镍还要大。

再接着研究钴的用途,恰逢当时锂电池技术有重大突破,很多国际电子厂商都纷纷开始尝试使用锂电池。而且马上要进入千禧年,信息技术的腾飞,使得使用更轻便、寿命更长的锂电池,有了更广阔的应用空间。

因此,陈雪华判断锂电池的核心材料钴,也即将迎来爆发式的增长。所以,他当机立断,在厂里增加了一条钴的生产线,即便年产量达到60吨,但还是供不应求。

终于,在2002年,陈雪华决定将华兴化工转型为为华友钴业,专门从事钴材料行业。

03

踏足钴行业,对陈锦华来说既是机遇,也是挑战。因为钴虽然是小金属,但应用领域非常广泛,主要可以分为4个行业:

第1个方面是锂电池材料。第2个方面是高温合金,就是航天航空高端设备的关键零部件。第3个方面是用在陶瓷的色釉料,就是建筑陶瓷上蓝颜色的一个着色剂。第4个方面是用的橡胶轮胎、石油催化剂类。

可见钴产业用途非常丰富,但问题来了,我们国家的钴资源储存量非常少,90%以上的原材料都需要依赖进口。没有稳定的原材料,那不等于被别人扼住了企业的命脉。在慢慢摸索的过程中,陈雪华进一步加深了这个想法。

他发现,如果能从钴资源开始做到最终的产品,就拥有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会使企业非常具有竞争力。

因此,他决定要去钴资源丰富的外国去看一看。当时很多人都反对这个意见,认为就算没有钴矿,但华友当时的销售额也做到了1亿元以上。如果执意要去,可能会拖垮公司。

但陈雪华坚持认为,控制不了源头,就控制不了结局。如果我们有自己的矿山,那产业链就源源不断的材料。

到2003年6月,他跟别人借了一个翻译,就飞往非洲去考察。为什么去非洲呢?因为当时钴材料都是海运回来的,有供应单。但去了南非以后才知道,钴资源的矿产品全部出自刚果金,他们又转道去了刚果金。

最初几年,刚果金钴资源开发过程中,是困难重重。既要要解决语言、又要熟悉环境气候,最重要的是在当地办厂,需要熟悉法律等等。因此,他每年都要花八九个月待在非洲,逐渐克服了种种困难后。在2006年,他才开始渐渐建厂冶炼。

在2007年,他倾公司全部的资源,买下了三座矿山。自此,华友钴业进入了快车道。形成了上游有矿山资源,中游有金属冶炼,下游有新能源材料的一体化产业。

而他钴产品的销量,在国内占有率达到41%,在全球市场达到22%,实现了他想要做行业龙头的想法。近年来,随着新能源产业的扩张,华友的估值又进一步扩大。2020年,公司实现营收211.87亿元。

而陈雪华,也在2021年4月,凭借16亿美元,也就是超过101亿元的身家,进入全球福布斯富豪榜。

陈雪华起点很低,但他既吃苦耐用,又勇于力争上游。更难的是,他还目光长远,能够敏锐地发现行业前景,并及做出转型。最终凭借完整的产业链,成为千亿产业的掌门人。这样的人,想不成功都很难。